这些名校毕业生一头扎进湖南贫困村把村子变得超好玩

有颜值、有情怀、有盼头……

湖南乡旅创客:让“土味”更“洋气”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郭探微 唐天喜

“给我一个创意,我就能改变世界。”创客,源于英文单词“Mak-er”,指勇于创新,秉承开放和分享精神,通过努力让创意变为现实的人。

互联网时代,创客的触角已经延伸至各行各业,包括旅游。

你可能会惊喜发现,之前印象里“土土”的乡村旅游似乎不太一样了。

捕捉到风向的湖南,于4月集合国内诸多创客大咖,组织了“移动互联网乡村旅游创客大会”,这次创客们的火花四射让我们看到乡村旅游越来越有创意,越来越既保留“土味”却散发着“洋气”。

一个更有趣、更个性的旅游时代正在开启。创客,或许就是打开那扇大门的一把钥匙。

湖南的创生活》》

故事一:黑土麦田的花垣创想

“纯美之极的事物是没有的,因而我还是热爱雪。爱它的美丽、单纯,也爱它的脆弱和被迫的消失。当然,更热爱它们消融时给这大地制造的空前的泥泞。”央视大热的《朗读者》第三期,黑土麦田创始人秦玥飞、进驻湖南花垣扪岱村的陈昱璇和其他小伙伴们一起,朗读了迟子建的散文《泥泞》。

泥泞并不美丽,但正是泥泞孕育出了灿烂的生命和最初的文明。从城市回归乡村,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等12所名校的15名毕业生,选择一种更质朴、更直接的方式参与到花垣县的“创客行动”,让乡村重新变成“希望的田野”。

猕猴桃、包谷酸变身洋气的“宝藏”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精准扶贫”的地方。过去,和很多贫困县一样,这里没有独立的产业,青壮年劳力外出打工,空心化程度严重。创客团队的到来让人们看到另一种可能:利用当地特色资源,搭上“旅游+”快车,将一些当地人眼中“不值钱”的东西,变成“宝藏”:

磨老村的陶品儒和小伙伴们帮助村民把当地特色美食包谷酸做成有颜值有情怀的“辣儿香”品牌农产品,他们还成立了“磨老人家”种养专业合作社,教会村民标准化作业、真空包装产品,又帮他们打开销售渠道。

“怎么样,客人说好吃不?我觉得啊,下次可以在坛子里放点弄弄葱,味道会更好。”村子里加入合作社的阿姨们干劲十足,不断有人琢磨怎样改良包谷酸的口味、向亲朋好友介绍自己从事的工作。通过线上售卖辣儿香,创客们还众筹了1万元帮助70多岁的老兵龙树成去北京,圆了老爷爷看天安门、看毛主席像的心愿。

进村时,陈昱璇和其他创客们正赶上野生猕猴桃成熟的季节。几个扶贫基地的创客们一起合作,在网上发起了湘西特色农产品的众筹。“野生猕猴桃长在深山里,要爬很高的大树,或是钻进灌木丛中才能摘到。最初,我们担心村民们积极性不高。”

没想到贴完采摘猕猴桃通告的第一天夜里,就有一名七十多岁的老人上门了,老人白天上山摘了满满两大袋猕猴桃。“那家是贫困户,三个女儿都外嫁了,只剩下两个老人。看着沉甸甸的猕猴桃,我们很感动。”

半年多时间里,黑土麦田的创客们协助花垣各村建立起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8个,引导贫困户开展特色养殖种植、农产品加工、古村落旅游等产业项目14个,并建立电商平台,打通农产品销售渠道,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有颜值,“我们村”越来越好玩

正式采访之前,陶品儒曾经发了一张照片展示“我们村”的美丽:青山环绕,河流清澈,两个船夫撑着竹筏,在画中穿行。

“过去我们村只能靠水路进出,但风景棒极了。”陶品儒说,乡村旅游是我们村未来的发展方向,创客们计划在磨老村深度开发游船旅游,建设特色民宿和露营地,“还会把前期开发的特色美食包谷酸纳入整个乡村旅游的发展体系。”

陈昱璇他们所在的扪岱村,至今保留着完好的石头苗寨、风土人情,现在已经有很多自驾游客慕名而来。“为了让村民们更好地在旅游中受益,我们正筹备将一栋老房子改造成乡茶馆,夏季的时候会开业!”陈昱璇希望“茶馆成为让游客歇歇脚、产生消费的地方,也成为村子对外联通的一扇窗户”。

夯来村的宋树政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在村里的工作重点包括苗绣和乡村旅游、乡村建设。“苗绣是黑土麦田项目点的三个村庄联合来做,去年组织了苗绣培训,今年主要做产品研发及销售,希望为绣娘们增加经济收入的同时,也能保护和传承好苗族文化。”乡建工作则充分考虑到乡村旅游的发展需要,在夯来村的下寨,创客们组织了多次村民全体大会,听取村民们对乡建的需求,“我们现在正做村庄公共空间的设计,并尝试将一些保存完好的木屋开发成原生态民宿。”

一份情怀,他们选择与泥泞相连

年轻的创客们从天南海北汇聚到小村庄,不是没有遇到困难和阻力。

陈昱璇,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黑土麦田公益2016届乡村创客。

陈昱璇曾背着家长放弃了去国外深造的机会,直到有一天不小心发朋友圈暴露了“行踪”,家人才知道女儿去了村里。妈妈从遥远的吉林坐了30多个小时的车赶过来,要把她“抓”回家。但看完女儿在村里的工作,看到村民们对女儿的照顾,妈妈最终包容了女儿的选择。

宋树政刚下村时,因为水土不服患上了湿疹,经常大半夜被活活“痒”醒。“那时刚入村,人生地不熟,工作上也有很多困难。晚上醒来的时候内心很崩溃,我就坐在床上发呆,听着旁边猪圈里的猪打呼噜,等困到不行了,再继续睡。”

就连土生土长的长沙伢子陶品儒,初入村也遇到了语言不通、沟通不畅的问题。他们也许气馁过,也许动摇过,但始终没有放弃。这是出自内心的热爱和坚持吧,就像陈昱璇讲过的一个小故事:去贫困户家采访时,有个小女孩说,要带她去一个特别美的地方。风景在山的那一边,从村庄要走两个多小时,还要翻过一座小山丘。

“一路上,她和我说了长大后想干什么,还问我今后的打算。其实我对未来一直有些迷茫,那天她问我的时候却突然想通了。”陈昱璇对小女孩说,“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让我们大家的日子都能过得更好,让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这些名校毕业生一头扎进湖南贫困村把村子变得超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