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钟1个生命消失,棺木要靠军车运输,他们直面的比战场更残酷


焚化炉一天24小时不停转
需要出动军队连夜运输棺木
一个月间意大利小城成了鬼城
无法逃避死亡、孤独、悲痛的
始终是那些负重前行的医生、护士


似乎一夜之间,米兰和威尼斯等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变得冷冷清清,宽阔的广场和步道寂静无声,人迹罕至。


截止3月24日,意大利确诊新冠病毒患者69176,死亡6820例,治愈8326例。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中国湖北


这不是6820个数字,而是消失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医生和护士直面、承受了一切。



意大利全国医师联合会表示,目前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的医护人员已达5211位约占总感染数的9%,殉职的医生人数上升至24人。


Bergamo(贝加莫)和Cremona(克雷莫纳)是受到打击最严重的城市,他们都位于富裕的伦巴第地区。仅在贝加莫医护人员就占被感染数12%。

只有12万人口的贝加莫市,离米兰不过40分钟车程,是个风景如画,聚集着古建筑的小城。山顶上的16世纪堡垒常年吸引游客如织。



近7万人口的克雷莫纳则是世界小提琴之乡。2018年该市市长詹卢卡·加林贝尔蒂曾宣布打造“欢迎中国”旅游项目,为中国游客提供全方位服务而努力。



短短一个月,它们都成了欧洲“鬼城”的代名词。街道上空空荡荡,大量的感染病例让医院不堪重负,洗衣房、走廊等都变成了临时重症监护病房……


近日,意大利政府面向全国急召300名医生驰援疫情严重地区,不到24个小时的时间内,已有近8000名医生“请战”。

永远有人明知危险,却依然选择该做的事。


01


时刻都在“阵亡“的医护




位于贝加莫市的Papa Giovanni XXIII医院于 2012年投入使用,医疗设施先进,近1000张床位,ICU大约80个,是贝加莫抗击疫情的主战场之一。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医院80%的手术被取消,每天都会接收50到70名新冠疾病重症患者,收治超过500名。这所大型医院快到极限了。

46岁的法比亚诺·迪马科(Fabiano Di Marco)是该医院的肺科主任,他已经连续奋战了一个月,每天工作15个小时。



过去10天里,医院140多人病亡。“到处都是气喘吁吁的肺炎病人,在担架上,在走廊上,大门口挤满了人。” Marco将这一切形容为战场。

Marco眼里官方数据只是冰山一角,“真相是在贝加莫,几乎所有人都被感染了”。

23日,贝加莫市市长表示,该市新冠肺炎死亡患者大约有75%的人生前尚未确诊,就已经死在了家中。

Marco所在的医院,心脏病专家、皮肤科医生、风湿病专家所有人都加入了这场战役,不分科室,不分等级。

截止上周五, 750名医务人员,大约10%的人被感染。460名护士病倒了,部分是疲劳过度。



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Marco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他不敢告诉父母自己在医院,“我告诉我父母我要去山里,有狂欢节。

更让人心碎的是,从他的窗外望去是一排排救护车队伍——它们不是在等待服务,而是连着氧气罐在充电。

因为贝加莫的死亡人数过高,军队车辆已经开始帮忙运送感染死者的尸体。

11辆军车整齐划一排在路边,成为意大利新冠疫情中最沉重的一个画面:这些军车将拉走至少60具尸体出城。


在深夜里,有居民表示能听见楼下有棺木拖地的声音。军车连夜开走,将孤独的死者拉到他乡安葬。

贝加莫地区的死者多到已经没有棺木,市政火葬场的焚化炉一天24小时不停转动。即便是这样,墓地再也没有位置,尸体必须转移。



这些在病床上孤零零死亡的人,没有亲人作告别,没有追悼会,甚至不能葬在故土。

他们化成一寸小相片挤在《贝加莫报》的讣告版面,整整12页,是许多家庭深切哀悼的挚友、亲人、爱人。



02


他们赤手空拳上了前线




PapaGiovanni XXIII离老城区开车不过20分钟,但医院资源仍在被极度挤压。普通ICU严重负荷,几乎所有能呆人的地方都变成了一个个重症监护病房。

该院医学部副主任斯特凡诺·法焦利(Stefano Fagiuoli)于23号,确诊了新冠肺炎,在此之前他一直在奋战在一线。


接受采访时,他表示“急诊室里,任何时候都有50到60个病人在救治,ICU的连接呼吸机的病床仅80张,维持患者生命所需的设备正在耗竭。”


等不到呼吸机的病人最终只能孤独地死去,Fagiuoli他们几乎每天都在打电话给病人家属。


一片混乱中,有的医生在电话中直接哭了。有时候忙到忘记打电话,亲属打电话过来,才知道家人已经走了.......



有限的资源正迫使着医生做出一项“残忍”的决定——要治疗谁,要放弃谁?

“在流行病之外,如果一个90岁的老人得了严重的肺炎,我们很可能不会让他接受重症监护和插管,这太残酷了。该院一个医生说

由于缺乏医护人员和重症监护床位,意大利麻醉学和重症监护学会发布建议,第3条提到:紧急状况下有可能会设置年龄限制,按病人的年龄和活下来的可能性分配ICU床位。这不纯粹是选择价值的问题,而是怎样才能够挽救更多生命。



“医生,我还可以活多久”,这是病人问医生的话。但因为医疗资源的短缺,连医生的生命也在受到威胁。

PapaGiovanni XXIII,医生平均24小时要花费5000个过滤口罩,从防护服到口罩极度短缺。


Fagiuoli已经无奈在Facebook张口寻求帮助,“我们急需医生和护士,还有呼吸机和个人保护装置…….可以的话请帮助我们。如果您是医护人员,我们非常欢迎您加入我们与新病毒的斗争。”


通过求助,他给医院筹集到100万欧元,总额约为1,066,985美元,是目标金额的70%多。


能得到帮助的PapaGiovanni XXIII医院是幸运的。一些无法得到缓解的意大利医院,医生开始赤手空拳的上”战场”。


治疗病人时,一名在意大利工作医生就因为没有戴防护手套,感染上了冠状病毒。早前因为缺乏防护品,他曾公开表示过对医务人员的安全担忧。

上周三,57岁的他孤零零地死在重症监护室,离开时,身边没有任何亲人作别。


“我再也没有眼泪了”联合会主席西尔韦斯特罗·斯科蒂(Silvestro Scotti)在Facebook上写道,悼念他的这位朋友。“这不是你应得的。我们不应该得到这些。”





03


离崩溃只差最后一根弦




克雷莫纳同样是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连市长都感染了。这里确诊人数近3万,截止今日死亡达363人。


对这些医生来说,最困难的事情不是看到死亡——他们已经习惯了。而是看着病人孤独地死去,身边没人陪伴,不得不通过一只冷冰的手机作告别。

死亡、孤独、悲伤……任何一件事都可能成为压倒这些医生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克雷莫纳医院(Cremona Hospital)工作的37岁医生费德里卡佩泽蒂(Federica Pezzetti)就透露,因为隔离带来的压力让人难以忍受。

佩泽蒂说:“我们这些学医的母亲再也不能拥抱自己的孩子了。”


截至3月16日,她已经有两周没有抱着她的儿子了,也没有和她的丈夫睡在同一张床上。

“我早上3点半下班,回家睡觉,然后8点回到医院。在家里,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佩泽蒂说。


她呼吁更多的职业心理学家,帮助奋战在一线的医生和护士,“有那么多,那么多需要倾诉,需要发泄。”

疫情之下,这些医生轮班时间通常为13至14个小时,在工作和休息之间,有些医生甚至会在室内呆上34个小时,然后喘口气。

对一线的医护人员来说这是艰难的,不仅是身体的疲劳,在感情上,他们每时每刻要目睹太多的痛苦。


面对采访,有护士突然哭了


巨大的压力之下,意大利已经开始发生悲剧。一位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因为出现了发烧症状,无法承受巨大的身心压力,选择了投河自杀。

目前,佩泽蒂表示,她计划尽可能和人保持社交距离,并“在心里”亲吻她的儿子。


至于危机何时结束,这位医生充满着信心。她说:“我会拥抱我的儿子和丈夫一天。”“一整天!”

“然后我就会坐在沙发上,”她补充说,“自由、放松,就像那些日子,现在似乎很遥远,但会回来。”


04


更多的医生前来支援




目前意大利已计划让1万名卫校的医学生提前毕业,投入到抗疫队伍中。

面对采访的镜头,这些即将加入选拔的学生们面容稚嫩,有惊讶、有忐忑,唯独没有畏惧的神色。


“最困难的是应对这些突然的改变,从毫无经验投身到实际工作中,这是对个人的挑战”。


“我们已经准备好投入抗疫战争中,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学的就是这个”。


“我的一些同学已经被安排进疫区工作,这是我们身上毕业还重要的责任。我已经提出了申请,等待回复”。


“你害怕么?” “不,我一点也不害怕”



除了年轻的学生,一位85岁已经退休的麻醉师也在申请加入此次战役。

几个月前,一位医生试着打电话咨询他,是否能提供一些经验给前线的医生。从那以后,他走到儿都揣着电话,准备随时加入一线的团队。

“我认为这是一种责任,无论年龄大小,医生在这个阶段都可以发挥作用。虽然我的希格拉底誓言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但它不会结束。”他说。


我们不知道黑暗到底什么时候会结束,但是一切正在慢慢变好。

目前浙江专家组12人,已经深入意大利疫情“震中”贝加莫,准备为期两周的援助工作。

同时还带去了希望——一批医疗救治物品,包括口罩、护目镜、呼吸机、监护仪等。


前天,一支古巴医疗队于午夜降临罗马机场,以协助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地区抗击新冠病毒。

这支医疗队由52名专业医护人员组成,部分医护人员具备在非洲抗击埃博拉的经验。

同一天,俄罗斯也派出数个军事医疗队,将与已经奋战多日的中国医疗队一起驰援意大利。

更让人庆幸的是,这个深陷灾难的地中海国家,从上周六开始,死亡人数、感染人数,开始呈现持续下降。


几个星期以来,米兰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的卫生部长朱利奥·加勒拉首次在电视上露出笑容。


“我们现在还不能宣布胜利,”他说。“但隧道的尽头是光明的。”




让我们再来读一段希格拉底誓言:

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我将首先考虑病人的健康和幸福;我将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尊严;我要保持对人类生命的最大尊重;我不会考虑病人的年龄、疾病或残疾.....

医者仁心,仁者无敌。


文、编辑/昌圈圈
资料来源《天空时报》、《纽约时报》、《华盛顿时报》、《欧洲时报》、《共和国报》、澎湃新闻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十六铺生活家爱买好物
(点击图片查看)





- THE END-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2分钟1个生命消失,棺木要靠军车运输,他们直面的比战场更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