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的聪明能否疏通小米之“堵”

  8月20日,小米发布2019年Q2财报,当这家公司属于家电行业还是互联网行业的“鹬蚌之争”还在持续时,小米用互联网行业的效益“闪亮”了智能家电企业的眼睛。

  Q2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小米集团营业收入达到人民币520亿元,同比增长14.8%;毛利率较去年同期的12.5%增长至14.0%;经调整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71.7%,达到人民币36亿元。截至2019年6月末,小米的现金总储备已经达到人民币511亿元。

  其中,智能手机分部的收入达到32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0%, IoT与生活消费产品分部收入为14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4.0%。互联网服务收入达到人民币46亿元,同比增长15.7%。

  然而,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

  还记得小米上市前夕,雷军曾预言:小米市值应该值上千亿美元。但登录港股后,小米从巅峰的680亿美元跌落至290亿美元,从来没有触及过千亿美元的“云巅之上”。

  尽管小米集团在工信部“全国百强互联网企业”榜单中位列第15名,尽管雷军对每个涉足的新领域都有“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好结果,尽管“参股不控股”的优秀并购模式给集团及其参股公司带来了极大的自主性和竞争力,但作为世界500强中最年轻的公司,小米的隐忧正暗暗发作。

  数据不会说谎,小米“堵”住了

  2019年Q2财报显示,小米集团旗下三大业务板块均快速运转、获利丰富。

  智能手机板块对集团总收入的贡献最大,超过六成。2019年第二季度智能手机销量达到3,210万部。根据Canalys的资料,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全球第四,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的市场占有率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9.5%增加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9.7%。

  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板块营收增长最快。小米电视在2季度的全球出货量为270万台,同比增长41.1%,而前六个月稳居中国大陆市场份额的第一位,在印度也同样保持连续五个季度销量第一。今年以来,米家空调出货量达到约100万台。与此同时,小米还进军了智能厨房电器市场。

  但是,2季度末的存货、应收账款、预付款等达到了266亿、190亿和187亿的高峰,其中,应收账款和票据较1季度末猛增183%。

  如果存货卖不出去,如果账款收不回来,小米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同时,小米的盈利能力各项指标虽较2018年有所好转,但毛利率还未及行业平均值24.37%,显示出了“这门生意不好做”。

  这些迹象表明,小米在营运上“堵”住了,而这颗大胆的“塞子”就是包括小米手机在内的智能硬件。

  小米手机或许还能“荣耀”一会儿

  目前,小米集团的业务共有四个板块,分别是:智能手机、IOT与生活消费品、互联网服务,以及国际市场。

  各个板块百花齐放的背后,却是主营业务发展前景的不确定性。

  全民山寨时期的小米手机,多少带着科技感和现代感,一时成为3G时代“米粉”炫耀的资本。加上高性价比的加持,小米手机曾年销6000多万部,一度成为市场“销冠”。

  但是一轮产业升级过后,华为、OPPO、VIVO手机调整入市,给没有多少研发能力的小米重大打击。小米手机成了人们口中的“组装机”、“低端机”。今年上半年,小米手机市场占有率仅为12.3%,销量同比下降19.3%。

  雷军痛定思痛,将小米手机孵化成了高端小米品牌和继续高性价比策略的RADMI(红米)手机。

  今年2季度,小米旗下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达3210万部,较去年同期的3200万部几乎没有增长,其中,坚守高性价比的红米出货量超过2100万部,小米品牌出货不及1110万部。两倍的出货差距令红米系列独领风骚。

  尽管高端机力求突破,但现在谈起小米手机,人们能想起的高频词汇还是“性价比”和“饥饿营销”。

  雷军自己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世界上从没有一家手机公司能够在销量下降的情况下还能反弹。

  按照“雷爸爸”的说法,难以改变打法的亲儿子小米手机或许还能“荣耀”一会儿。

  小米“堵”在了实体制造的上下游

  雷军曾经公开表示,小米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手机及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5%。如有超过的部分,将超过部分全部返还给用户。

  小米在产品上追求极致性价比本身并不会动摇市场,但低利润却在动摇小米的经销商和供应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雷军的聪明能否疏通小米之“堵”